狩猎爱好者:终于打到一头熊

华裔移民来到加拿大,有些人一门心思谋生,过着无梦无趣的日子;有些人则在生存和发展的同时,也没忘了享受加拿大的好山好水,尝试加拿大独有的业余生活。滑雪、Hiking、打猎,为他们的移民生活带来了新鲜的感受和无穷的乐趣。

移民10年的连教练来加拿大最大的收获是有机会到处Hiking(远足),欣赏到大自然令人惊?的美丽。他在国内是一家大公司的部门经理,公务和应酬都很繁忙,来温哥华后,身心似乎都得到了解放。

  无限风光在旅途

2006年,连教练终于完成了多年前的一个宿愿,走Chilkoot Pass Trail。

两百多年前,空旷的北极圈内一个金矿的发现,引动了欧洲和澳洲及世界其他地方的淘金者纷至沓来,最高峰时,每年有一万多人在这条艰难的Trail上行走,为的是淘金。从西雅图到道森市Dawson city,全长两千六百多公里,在两百多年前要把沉重的大型淘金设备从Seattle运到Dawson City,走的主要是水路,只有从Skagway到Bennett这五十多公里是陆路,而其中的Chilkoot Pass路段险峻,风景奇美。

连教练和伙伴们用五天时间从Skagway的海边走到了Bennett的湖边,当他一路走下,看到了美丽的Bennett湖时,很感慨:“加拿大的?史虽然谈不上久远,但也有着沉重的一页。”

连教练说,把这条路喻为北美的茶马古道是非常合适的。早期来北美的淘金者就是通过这条路把金沙运出,把给养送进,年?一年,它的名气就当之无愧地载入了北美并不长久的人文历史,后来因为交通的发达和淘金业的萧条,这条“茶马古道”分别被加拿大政府和美国政府辟为国家公园,向全世界各地的健行者开放,是许多健行者都?往的路。

  大雪浓雾留下闪亮回忆

2009年1月,温哥华下了一场四十年一遇的大雪。连教练不愿意辜负这场大雪,就与伙伴们夜游了?往已久的Elfin Lake。

他说,因为要讨生活,把这个计划整整推迟了两年,两年过去了,生活依然需要讨,然而路还是要走的,忙里偷闲找出两天时间去了Elfin Lake。

去的时候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温哥华笼罩着浓雾,夜里11点半到达Heard Trail,第二天凌晨3点到达山顶安营扎寨。“一路星辰,夜色茫茫。”连教练这样形容夜间Hiking的情形。山上的景色和气温以及雪况与想像中的反差极大,蓝天白雪,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气温将近10度,雪还没有往年的多。

连教练和伙伴们曾在大雾里游Hanes Valley,也曾在最高风速为60到70公里的时候在雪山上Hiking。

有一次在Singing Pass的雪山上露营,营地这个小小的木屋(CABIN)里拥挤着十几个旅行者,他的高山帐篷里也被伙伴们占了,于是他就搭起了一个极其简易的搭棚,依靠着保温优良的睡袋,度过了一个雪花飘飘的中秋夜。“一早醒来,周围已是白雪一片。”他说。

  旅途上的家庭同乐

有时候,连教练会带太太和女儿一起Hiking。他和朋友们去了Sunshine-Coast的Tetrahedron公园,当时面对那美丽的景色,他就想,有机会要带家人来看看,夏日的一个长周末他实现了这个想法。

他说,旅途非常顺利。星期日7点半从家出发,9点15分登上轮渡,下午5点半到山顶。原以为长周末山顶的木屋一定会有不少人,却只有他们一家在里面过夜。原以为蚊子一定很多,可是晚上没有一个人被蚊子咬。他带的帐篷也没用上。

太太很享受这次旅途,说:“以后的长周末就这么过。”

虽然因为生活的忙碌,他们没有在每个长周末外出露营,但夫妻俩却每个周日都去松鸡山Hiking。

连教练说,Hiking路上遇到的夫妻和家庭,总让他感到温馨。有一次,他在路上碰见了一对美国夫妻,带着自己的4个孩子,从亚利桑拿州(Arizona)驱车两个星期来加拿大Hiking。他们最小的女儿才6岁。他想:“对于热爱Hiking的人来说,Hiking不仅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生命的一部分。”

  皆云野味佳 谁知狩猎乐

老高是资深猎人,在国内就打过猎。他告诉记者,1996年前,国内18岁以上的人,可以按一定程序取得枪牌、猎牌,1996年时才取消这些牌照。老高的这项爱好因此就搁置了10年。2006年,老高移民温哥华后,打猎就如鱼得水了。

有一次,老高和猎友们开着车上山打熊。他们紧张地观查着每一处有可能像是有熊的地方,一路上看到有熊粪,停下车细细查看,再用树枝拨一拨,看看是否软的,从熊粪看上去,没有多久,从粪的大小可以看出熊的大小,而且可以确定是否有熊出没。

他们顺着山林慢慢走,细细看着,突然,看到右侧山坡约200码处有一只好大好大的熊站在那里!停车!全部猎友都轻轻下车,大家都快速提枪、装弹、锁好枪保险,急速查看这只大熊的情况。“从望远镜中看得清清楚楚它站在山坡上盯着我们一动不动。”老高说。这时候的老高,由于打飞禽的习惯,下车时就己经子弹上膛关合好保险,枪己经指向山坡中的大熊。瞄镜中这只熊把整个来福枪的瞄镜装得满满的,用枪瞄着的同时,问同伴是独行的吗?可以开枪吗?

“先别开枪!”跑在前面的猎友说。他用望远镜看到大熊的身边有两只小熊。老高急忙关合好枪保险,把枪背在肩上,用相机远端拍下两只可爱小熊在大熊妈妈身边无忧无虑地玩着。他们站在山脚下看了大约十几分钟,才恋恋不?地离开,大熊始终非常警惕的盯着他们一动不动。

  终于打到一只熊

老高和猎友们于是步行寻山找熊。走路轻轻,轻声细语,一会儿他在小路左边,猎友在小路的右边。一会儿他换位在右边。猎友换位行走在左边。走在前面单行的猎友,枪口朝前,走左的枪口向左,走右边的枪口一定向右,安全意识时刻不能松懈。

老高说,猎友之间的默契配合是相当重要的。有时,不用言语,从眼神就能感受到对方的意图,小小的手势就心领神会。大家时而蹲下身来,用望远镜查看开阔地带山坡上和山坡下,时而对远处突然移动的动物警惕地将枪顺过去。在前方将要转入小路时,在路口做个记号,留下路标,用对讲机通知同伴我们进入山林深处的方向和时间。

夜晚,森林中静静的,只能听到溪水流淌的声音,我们吃了晚饭,睡在车内,看着车外面天空中的月光,满山找熊的辛苦伴随着他们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四点半左右,天色己经大亮,大家起来伸伸懒腰,随便吃点东西,多穿件衣服,带点水,开始新的征程。顺着山林小路,开始寻找熊的踪迹。大约11点多,他们开车慢行左右寻视着,突然,看到山坡下河床边上有两只熊在跑动,机不可失,大家快速下车,“啪”一声枪响,跑在后面的这只熊应声倒地,在原地翻动着。跑步快速靠近查看,确认这只熊不可能再起来威协他们生命的时候,猎友们相互击掌:“耶!”

  打大猎物需备四驱皮卡

老高说,进山打像熊这样的大型动物,有条件配备一辆四驱皮卡,换上山路越野胎,舒适实用。桔红色帽子或背心是必不可少的。它可以提醒猎人们你的存在。子弹袋、望远镜、指南针,口哨、帽子头灯、手电、防身刀具、扒皮刀具必带。对讲机、山地野战靴,小型背包(最好背包内带水袋),有条件可以配备蚊帽和手套。

老高在打飞禽方面也很有经验,他介绍了将飞禽打落后,怎样寻找的经验。

散弹枪打飞禽,视觉判断猎物掉落距离不够准确。飞禽飞行的高度和速度决定掉落的方向和距离,没有完全打落的把握轻易不要开枪。一是节省子弹,二是不要打扰飞过不够距离的飞禽。打飞禽一定要在开枪时想到飞禽掉落的方向和距离,掌握得好,猎物会容易得到。散弹枪沙盘开了以后,大约在有效射程内直径为30-60?米,中间有几颗直线弹。

如果飞禽打落时掉落较远,一定要定好座标再去寻找,一旦找猎物时离开射击地点,又没有同伴在原处锁定原位,很难在芦苇荡和草丛中判断准确猎物掉落的距离和具体方向落点。

最好的方法是:在开枪射击原处把较高芦苇圈成圈做为定标,不要把枪放在原地,切记不要向岸边方向补枪及有猎人方向开枪。有同伴的情况下,同伴原地用视线锁定猎物掉落地点,指挥去找猎物的猎友左行右行,这样很容易找到猎物。如果是一个人独自寻找猎物时,感觉到达了猎物掉落地方,在到达处做一个标记后再从标记点扩大寻找。定座标很重要,有助于很容易找到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