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性学报告:女人篇》第三部分第5章 阴道性交(7)

  目前在心理学界,尚无性格结构与阴道高潮能力的相关研究。然而,以最近大规模的调查结果[萨穆尔.费雪在《女性高潮》(The Female Orgasm)一书中的研究发现]来看,却显示出完全相反的现象:

  结论相当清楚:愈喜欢阴道刺激的女人,她的焦虑愈高,而且她们往往禁不起在阴道性交过程中些微的打扰或中断。这种现象不仅反应在她们的性行为表现上,也可以从她们的性幻想中找到例证。这些发现一一反驳以往的女性性欲的学说。显然,这些研究已将上述的学说逐一加以否证。如果在未来的研究结果上,还能获得其他学者的进一步支持,那么,针对以往性学理论对女性性欲的主张,都有必要加以重新审视与修正。至于愈倾向阴道性交的女人,她们的焦虑感却反而更高——必须将问题溯回起点。遗憾的是,我们对阴道性交的了解,至今还无法提出满意的解答。

  不过,费雪也提出警告:

  研究发现:倾向阴道性交的女人会表现出比较高的焦虑感,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她们就是较不健康或有适应不良的困扰。因为,尚无任何证据足以反驳心理分析学说对阴道反应与成熟二者之间的关联。此外,受试者并无严重的心理疾病征兆,即使倾向阴道性交的女人会表现出较高的焦虑,却并不意味她们就相对不成熟或在心理结构上比较低劣。

  费雪进一步为偏好阴道性交的女人暂作解释:

  因为她们认为:惟有跟男伴亲密的身体接触,才会有强烈的生理反应,所以她们将这些生理快感都归功于男伴。因此,在她们跟男伴性交时的身体反应,都会被她们混为一谈。在她们的认识里,阴道性交的经验不只关乎她们自己的快感,也包括男伴的高潮在内。至于偏好阴蒂高潮的女人则表现出另一种极端反应,她们对性经验的认知比较倾向身体自主的感觉,而且把强烈的生理反应视为纯粹的个人快感。在她们遇到危及身体自主权的情况,通常会有所反弹。

  即使费氏学说对女性性欲的看法谬误丛生,但依其学说而对女人进行的“治疗”,仍然盛行不衰。大多数的心理分析师至今仍坚信弗氏对女性性欲与女性心理的传统看法,并将之广为流传。虽然当今医学界的研究成果,早已宣告弗氏学说的过时与谬误,然而,心理分析学说对女性性欲的看法,始终没有出现应有的修正与改变。就像身为心理咨询师的薛飞也曾提出质疑:“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要回到这个专业领域中,方能找到正确的答案。这些发生在女人身上的性欲问题,严重到仿佛是当今妇女的流行病,究其病因,难道可能是源于想要治疗她们的医生?”

  也许有上百万名妇女会同意一位女士提出的想法:“如果我可以给弗洛伊德一拳的话,那真会替我带来莫大的快乐。”

  女人若未达高潮应该怪罪自己吗

  上述精神分析学者的性学理论,对女人造成了深远而广泛的影响。无论你是否接受过精神分析,大家都被迫重复听到那些毫无实证且高唱反女人论调的学说。从妇女杂志、大众心理学家、跟你性交的男人身上,或任何一个人——来自社会的各阶层、各个教育背景、年龄层——都认为,女人应该在阴道性交中获得高潮。如果未达到高潮,女人则应将问题归咎于自己。

  “我认为无法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的过失,大部分应归咎于自己。我跟很多男人做过爱,他们对我没有高潮一事,有的只好认了,有的则会努力把性交过程延长,有的则非常急着要我赶快达到高潮不可……不过,至今仍然没有一个男人如愿以偿。我猜想:我很害怕怀孕,也害怕要背负责任。”

  “我很希望能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因为我觉得这是正常而自然的生理现象,而我却始终没有经历过。我无法信任男人,而且还对他们的性欲望感到厌恶,这使得我一直都无法在与他们性交的过程中坦然放开自己,使我至今仍享受不到充分的性自由。”

  “只要我能缓解自己的焦虑,让自己变得很软弱无助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可以在阴道性交中获得高潮。”

  “我想问题出在我的认知态度上,我有很强的心理障碍。要是能在互信互爱的气氛下做爱,我有把握一定可以克服万难,解脱自己,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

  “不能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原本让我以为自己有什么毛病,不过,前一阵子我便释怀了,因为我发现这是由于我从来都不曾对任何一个跟我上过床的男人抱有期望,而我却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一层感觉。”

  “当男人的阴茎插入我的体内,我从未感受过高潮,除非用手或嘴。就我个人来说,我想是因为我自己并不想要的缘故。我对男人有很复杂的感情,有愤怒也有爱意。我从来没有遇过一个男人,可以让我全然接纳他、尊敬他。”

  “我想无法在阴道性交中获得高潮,是因为我并没有真正的放开自己。对我来说,那是一种对男人的臣服,意味他已完全征服了我。”

  “我若要能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必须先对自己付出真诚的爱——爱我自己,从身体到心灵。此外,还需要跟对方建立长久的关系,才能和谐地分享彼此的各种人生体验。”

  “我需要在情感与身体两者都很美满的状况下,才能顺利地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