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性学报告:女人篇》第三部分第5章 阴道性交(11)

  “是的,我会在阴道性交时假装高潮。我会假装阴道开始痉挛,那会让我的性伴侣误以为我的高潮已经来了。”

  “在跟我最后一任丈夫做爱时,我常常假装高潮。此外,我还会佯装我对他的爱意或热情等等,以便换取经济生活上的保障。”

 “是的,我常常在阴道性交中假装高潮,尤其当我发现要是我不假装高潮来了,我的性伴侣就快要崩溃了。我一直都希望自己像个热烫的墨西哥玉米饼,随时可以达到火热高潮。”

  “以前会,就在我的两度婚姻以及历经两年‘被囚’的生涯里,一想到男人要求你假装高潮的嘴脸,以及他们完全不顾念你的感觉的无知,真的会觉得很荒谬。现在我再也不假装了。”

  “是的,在阴道性交中,我佯装过好几次高潮。我希望他的高潮赶快来,这样我才能好好睡觉。以前我常常试着要跟他沟通,到底什么样的刺激最能让我兴奋,可是,他却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一点也不关心,所以我就放弃了。”

  “我假装高潮的历史已经有十年半之久,我不希望让任何人以为我是个性冷淡的女人。”

  “我曾经跟一个男人在做阴道性交时假装高潮,最后,我鼓起勇气告诉他实情,然而他却再也不跟我做沟通,也拒绝和我分享他的感觉,因为从前他一直误以为我也像他一样非常享受我们的性交。”

  “要是在阴道性交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自己犯了大错,比方说,觉得自己其实并不爱这个男人,我就会把阴道紧缩个四五次,接着开始呻吟起来,好像我的高潮已经来了似的,这样很快就能让对方射精,而结束性交。”

  “当然会。很多男人非要把我弄到高潮为止才肯罢休,甚至要看到我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才能让他们满意。”

  “我以前都会假装高潮,就像在R级片里都看得到的那些呻吟等等。可是呢,我发现我的呻吟其实会让我自己分心,反而没有办法集中在我的生理感觉上。”

  “以前在阴道性交中,我都会假装高潮,后来,我学会要告诉对方‘慢一点’或‘轮到我啦’之类的话,现在的我就不必再假装高潮了。”

  “是的,在阴道性交中我会假装高潮,尤其在男人已经射精过后,变得非常没有耐心,急着要你马上就达到高潮,我就会开始假装。”

  “会的,尤其当我觉得自己还蛮喜欢那个人。让他们知道我的高潮其实并没有来的话,他们一定会受不了。不过,事后我也就不想再跟他们上床了。”

  “会的,要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达到高潮,而那个可怜的男人也已经努力了很久,我就会假装高潮来了。”

  “我假装高潮,目的在于想要掩饰内心的受伤,因为眼看别的女人都有高潮,而我却没有。”

  “我不想让我的性伴侣自卑下去了,先前他为了跟我在一起的性无能痛苦了很久,所以,我不得不佯装高潮来给他信心。”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男人会关心你的高潮。那是因为他们要夸大自尊心罢了。要是我说‘没有’,他们一定会火冒三丈、恼羞成怒,再也不想做任何事来改善这一切。”

  “我佯装过无数次的高潮,跟我上过床的男人,根本不晓得该如何做阴蒂刺激,让我觉得好像非得在阴道性交中给他们上一堂女性生理解剖课,这真令人反感。”

  “不,我不会假装高潮,这是错的,一旦假装高潮,男人就永远没有机会可以好好学习了。”

  “在我第二次怀孕之后,我数度跟丈夫说过我没有高潮的事,但我为此而深感内疚。为了妥协之故,我只好开始佯装高潮,我其实一点也没有这些感觉。麻烦的是,一旦我开始假装,就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假装下去。对自己的不诚实与欺瞒,到最后我连一点性兴奋的感觉都没有了,而我也变成了性冷淡的女人。有时在跟我丈夫做完阴道性交之后,我浑身都陷入痛苦之中,我只好赶快冲进浴室。”

  “我从来都不曾想过我丈夫是否已经有外遇,后来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与其为了他到底比较爱那一个女人而争辩不休,不如就让性欲比我高的女人来满足他吧!说真的,除了假装高潮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其实,高潮实在很容易伪装,而我也怀疑有多少男人真的清楚女人的感觉。”

  “这15年来,我是世界上最会假装高潮的女人。我想,应该为所有女人竖立一座阳具纪念碑(就像我们在书上看到的各式纪念碑一样),因为,我相信女人都曾经为了阴茎之故,而在男人面前假装高潮。”

  阴道高潮的迷思

  若坚持女人一定要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而且非要女人从阴道性交中获得高潮不可,其实就是在强迫女人一定要屈服于在如此贫乏的性刺激方式中,一再重复高难度的尝试,而且在经常性的失败过后,陷入痛苦愤懑、不安忧郁的情绪中不能自拔。诚如安.寇依德(Ann Koedt)在《阴道高潮迷思》(The Myth of the Vaginal Orgasm)一文中所说:

  这种游戏(要求女人必须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为祸最大与最令人愤怒之处,便是让每个原本性欲正常的女人,反而觉得自己不正常。女人除了正常的性欲遭到剥夺之外,还被教育成要深自内疚,其实她们根本就毋需自责。驱使她们为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病症去寻找万灵丹,只会将她们推向永无止境的自疚与不安中。因为她们的精神分析师会告诉她们:女人,在男性主宰的社会中,她的角色不可能有成功的希望。一些谬误的论述要女人变得更加女性化,放弃对男人的钦羡。也就是说:你踩的应该是小舞步,即使你必须使尽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