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ser河谷:加拿大,动物的天堂

有一天上班,我在等同事MIKE。这家伙是我的PARTNER,和我差不多大,挺肥,外号叫HAM,象一块儿方肉。等到十点钟,这家伙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一看到我,他就哇哇叫:“Oh, my God, my God! I hit a deer!”

我给他闹糊涂了:“What’s the hell are you talking about, Mike? Sounds like the end of the world!” 其他同事也八卦起来,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他怎么回事。这小子闹了半天,才把事儿说清楚。原来他住在COQUITLAM,早上开车走HIGHWAY过来,突然一只麋鹿从公路边上的树林里蹿出来。MIKE一个措手不及,看着自己的车把那只可怜的鹿儿给撞回了路边。大夥儿一听,都“My God!” 起来,跟死了自己的儿女一样!我就问他:“Did you call 911?” 这儿的911 是报警号码,统一指挥警察,消防和救护人员。

MIKE 快哭出来了:“Yeah, I used my cell phone, but the deer ran away! My car hit his jaws. Oh, my God! I think he will die!” 大夥儿都赶忙安慰他,算啦,算啦,或者他运气好,死不了呢!

这就是加拿大人的写照之一,很爱动物。你在马路上走,到处都有人牵着条狗,什么品种都有,性格各异,有讨人喜欢的,也有召人嫌的,连在街上要饭的都有只狗趴在边上作可怜状!这儿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从政府到普通百姓,对保护野生动物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加拿大的主要的野生动物是熊,麋鹿,美洲虎(又叫大野猫,的确只比家猫大一点,可是凶猛无比,吃个成年人是绰绰有余。) ,狼,灰天鹅,野鸭,大雁等等。因为人们对野生动物都爱护有加,从不无故攻击他们,他们也不怕人,和加拿大人一起和平共处,有时候甚至登堂入室。

最逗人的就是熊了。熊是最嘴馋的东西,没东西吃了,有时候会跑到居民区去翻垃圾桶,找些残羹乘饭打打牙祭,甚至跑进厨房自己动手,翻箱倒柜。我有时都纳闷,他们怎么就知道怎么开冰箱的呢?不过,如果他们不去攻击人类,大家倒也眼开眼闭,最多把这些不速之客轰走拉倒。

有一次在北温哥华,一只冒失的灰熊光天化日之下闯进一个居民区,把那里的垃圾桶吃了个底朝天。正好有个警察开车巡逻经过那里,吓一大跳,赶忙call for backup。一下子来了一大帮荷枪实弹的警察和几个动物专家,带着麻醉枪,把这个冒失鬼围了起来。那熊原本只是想填饱肚子,不曾想搞出这么个架式来,吓坏了,左冲右突。动物专家先动手,连开几枪,弹无虚发,那熊儿屁股上登时多了几支针筒。可是那熊儿硬是要得,不见疲态,反而越战越勇了!警察也没辄儿了,就开枪把这只熊射杀了。

这下可不好了!所有的居民都跑出来,把警察们围个水泄不通,指着鼻子骂。骂警察滥杀无辜,说那熊儿没碍什么事儿啊,轰走算啦,干嘛杀了他!一时间千夫所指,骂声震天。有老太太声泪俱下地“控诉” 警察们的“暴行” ,有男士义愤填膺地口诛笔伐,把警察们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抱头鼠窜而去!

动物们一般见惯了车水马龙,所以都知道要“一看二等三通过” 。经常有大雁们或者天鹅们排成一队,看看左右没车,摇着大屁股大摇大摆地过马路。如果有冒失鬼开车没看见他们,他们就往回缩一缩,等车过了之后有继续走。不过,大家都很自觉,看见鸟儿们要过路,都把车停下来,等他们过完了才又启动,也没人乱按喇叭,怕吵着了鸟儿们过路!

内陆地区多熊。那熊们也知道走近路啊,穿高速公路!有一次,我和朋友们去CALGARY,走1号公路穿过ROCKY山脉。突然就看见一个熊妈妈领着两只小熊,从公路边上走了出来。我赶忙煞车,离熊们差不多有30来米的样子。那熊妈妈带着儿女们不慌不忙,从容不迫地走着。哪想到,走了一半,两只小熊大概累了还是烦了,一屁股坐下不走了!就在那儿舔舔这儿,舔舔那儿,又抱在一块儿练摔跤!熊妈妈站那儿,朝左右两边看看已经排得似长龙般的车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前后半个小时,这一家人才又幽闲地没入森林中。没有一个司机觉得不耐烦,有的还拿出相机拍了个够,有的就坐在车里听音乐,看杂志,也都觉得理所当然!

想想上次回国,听见看见不少人大吃特吃我们自己的野生动物,唉,实在是……

美丽的FRASER河谷之四 – 讲英语,讲粗话,讲中国话

我这个人有些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和会讲中国话的中国人不讲英语,还有就是爱讲粗话。这讲粗话的毛病自从有了太太之后,已经改了不少了;可这第一个“毛病” 至今死不悔改!

曾经在中国领事馆看见过一些中国人,操着很刺耳很破的英文跟使馆的工作人员说话。尽管拿的是加拿大护照,可是这口乡音岂是那么容易改的?我看着这种情形,很替这些人觉得不自在,恨不能在地上找个缝钻下去!我很奇怪,这儿满街都是洋人,上哪儿不能说英文,非要跟自己同胞讲!

读书的时候,曾经碰到过一个上海来的女孩子,看见洋人跟见了鬼一样,闷头就走,大家都不太理她。如果我不主动跟她说话,还不知道她也是上海人呢!后来看她一个人没人理,挺可怜,就教她OPEN一点,跟人家聊聊天,自己也会开心一点。其实她也很健谈。她说很奇怪嗷,为什么来了加拿大之后,英语反而退步了?以前在上海的外企工作,跟洋人说话没问题啊,怎么来了这里之后人家听不懂她讲什么,她也听不懂人家讲什么。我说哪有这个道理?!来了这里英文退步?!因为以前你在上海,那儿是中国,所以洋人跟你说话都尽量让你明白,在这里说英文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别人不太在乎你什么感觉。只有你自己想办法去适应啦!

那后来又通过她也认识了另外几个中国人。因为知道是中国人,所以第一次见面打招呼就说中国话。可是呢,他们非要用英文跟我打招呼,说英文。我赶忙摆摆手说,大家都是中国人,还是讲中国话吧,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好久没机会讲中国话了。结果,这句话得罪了他们,从此再也不答理我了。可是呢,经常看见他们自个儿窝在一块儿,从来不跟其他种族的人说话。我看看,也只能摇摇头,无可奈何。

其实没有人生下来就会讲外语啊!尤其你从中国移民来,如果讲的是BROKEN ENGLISH,没什么大不了得,本来就不是你的母语嘛!为什么不大胆一点呢?我想绝大多数人还是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思的,这就够了。可是很多人都想等到自己的英语很PERFECT的时候才去跟人家开口,这可能吗?很多中国人很看不起菲律宾人和印度人,说他们讲的破英语,可是人家就是讲啊,也没人在意什么,因为大家都能明白他们说什么。所以,我的忠告是:不管你认为你的英语有多好或者有多么说不出口,英语始终都不是你的母语,它这是一种工具。

我讲粗话,特别是在家里,熟人,同事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以前也不是这样。来了这里之后,发现同事和同事,上级和下属,老师和学生之间,甚至父子之间都讲粗话,而且是越熟,讲得越多,越毫无顾忌。一开始来这里的时候,在SAVE-ON-FOODS的储运中心工作,第一天上班,就见识了工人阶级的粗纩。大家早上这样打招呼:“How the fu-ck are you doing, buddie?”。回答:“Don’t worry about me, man! But you look like a piece of shit! Think you fu-cked too much last night!”

久而久之,自己也开始满口粗话,一句话里至少要夹带一个FU-CK才会说得顺溜!这样的环境里你不可能不说,不说反而成了怪物。MANAGEMENT也说啊!一个工人跟MANAGER吵架,叫他 “Fu-ck the right off!”

MANAGER一听:“What? You ask me to fu-ck off? Now you’re fu-cken fired! Get your fu-cken a-ss outta here,and go fu-ck yourself!” 还好有工会,工会主席跟MANAGER谈:“Man, we’re not in the fu-cken bank! We don’t have no language code here! Haven’t you ever said FU-CK at workplace before?”。MANAGER一听,哑口无言,那小子自然就没炒成。男人说,女人也说。从accountant到receptionist ,那receptionist挺漂亮,接电话的时候很nice, 挂了电话就满口脏话。

工人阶级没文化,那读书人应该不会这样吧?也不!我后来去读书,发现教授们也这样!系主任是个大胖子,走路晃着膀子,满口黄牙,抽烟抽的。有一回,我在大楼下抽烟,他凑过来:“Son, got a smoke?” 然后毫无愧色地接过烟就抽。我说:“Ralphy, you’re a smoker!”

“Oh, yeah! I’ve been smoking for 20 years!” 他聊开了,“I used to be a fu-cken jerk when I was young!”

我很好奇,“Oh, what did ya do?”

“Oh, just fu-cked around with gals, smoked weed, partied every night. Almost everyone did in the 60s!” 仍然毫无愧色!

女教授也这样。上LAB的时候,忘了带讲义,拍着额头说:“I don’t know what the f…hell did I drink last night!”

我陪着笑脸道:“Carol, you can say FU-CK if you want to, we don’t really mind!”

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