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ser河谷:男儿当自强

今天在一个网上的中文论坛里看到转载的几篇文章,都是针对加拿大的种族问题发表的,看了之后感触很深。

“种族歧视”这个字眼,在这里是很敏感的。这个话题是说不得的,然而这个现像又是无处不在的。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就业,及至升迁,华人都一直要面对这个问题。这都还是二十一世纪了,更别提以前了,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有这方面的感受。老一辈的华侨大多是在唐人街谋生,所遭受的欺凌更是罄竹难书。现在“时代”不同了,洋人们再不明目张胆地搞这种bullshit了。不过,由于洋人掌握了这个国家的经济政治资源,他们的办法还是很多的。说你没有local experience,在招聘广告里强调要有strong communication skills,等等等等;在学校里,明明你的论文条理清晰,结论合理正确,可是拿最高分的还是white,就算他的结论和逻辑都是错误的;就算你的成绩是最好的,可是你仍然没有份作为学生代表发言。这不是“歧视”又是什么呢?

可是我仍然不赞同用“歧视” 这个字眼。因为只有自己把自己看低了的,极度自卑的人才用歧视这个字眼来形容自己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也生怕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比如残疾人。所以一旦你自己把自己置于弱者的地位,言行举止就不会显得自信,就会唯唯诺诺,就会胆小怕事,就会各人自扫门前雪,然后就是一团散沙,只有任人宰割了。

作为中国人,我实在看不出作为我们这个历尽沧桑艰险却仍然生机勃勃的古老民族的一员,有什么自卑的理由。美国的黑人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至今没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后盾,可是他们的地位比起富有的华人却要高了许多。说起这个地位,不是你在哪家大公司衣冠楚楚地打工,在好区有栋好房子就有了的;地位这个东西,就体现在人家骂你都要看看你在不在场,人家想给你小鞋穿都先得想想后果等等,总之一句话,人家怕你。你有钱,人家未必怕你,可能还会当着你的面骂:“You pieces of sh-it!”;你有钱,可是你怕事,人家也未必怕你;你有钱,可你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屁颠颠地花自己的血汗钱买日本车开,人家看不懂之余更看不起你,因为你没有骨气。

我不太喜欢印度人,可是有些地方我不得不佩服他们。他们来了这里,依然保留自己的民族风格和习俗,他们的小孩不会因为想跟白人混在一起而象很多华人小孩那样做他们的跟屁虫,他们自己扎堆儿玩,讲自己的语言,照样吃自己的咖哩,“Who the fu-ck cares?I don’t give a sh-it!I’m Indian,so what you want?” 他们积极参政,所以有了印度人省长,而不是跟花瓶似的省督和总督。如果哪一天加拿大的总理是印度人的话,我不会惊讶。不管现在很多华人如何看不起他们,现在的现实就是,印度人的政治地位比我们高,尽管印度又穷又脏,尽管中国日益富强。

陈卓愉输掉了选举,却责怪华人不珍惜参政的机会。可是,他有没有珍惜过华人给他的权力呢?他有没有真正为华人做过一点什么?他有没有为华人仗义执言?没有,他只是忙着向主流政治势力靠拢,努力做他们的花瓶。他和那些做跟屁虫的华人子弟有什么区别呢?当你忘记自己是什么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不要以为我反对跟白人交往。相反,我们更加应该走出去,去了解他们,去自信地和他们交朋友,学他们的精华,展示自己优秀的一面。我保证,你的白人朋友越多,对他们越了解,你会越恨他们,只要你还是中国人。在这里偶遇以前大学的同学,自然份外惊喜。他们来了还不久,自然就问问他们的感受如何。谁知第一条就是,洋人比较Nice,洋人很友好,情愿跟洋人打交道也不愿和华人交往。我笑了笑,心想“是吗?” 。我什么都不想说,让生活来教育他吧,如果他还有机会可以交到白人作朋友,又或许他永远也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不要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耻,做个骄傲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