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性学报告:女人篇》第三部分第5章 阴道性交(6)

  这些教律延续至今,演进为当今社会的教规与民法。犹太基督教的教义精神,至今仍然公开谴责一切不以生殖受精为最终目的的性行为。当今的民法即是脱胎自这些教律,所以,许多国家都严禁一切非阴道性交的性行为(无论是否在婚姻关系之内所发生的性行为,都在法律的管辖范围内),斥之为行为不检,重者甚至被判为罪犯。因此,在我们的文化里,阴道性交便被制度化而成为惟一合法的性行为。

  其他非阴道性交的性行为,在当今的美国社会里,仍被视为是心理不正常的变态。不过,身体各类的接触,对其他的灵长类来说,不仅非常有趣、好玩,而且也没有人会怀疑它们的心理是否正常。此外,阴道性交亦非性行为的惟一方式,只不过是性游戏的其中之一罢了。而且,就像珍.古道(Jane Goodall)等人在灵长类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它们平日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互相为对方修饰整容,在性行为的实际接触上,为时却相当短暂。它们不仅会自慰,连同性恋也是司空见惯的事。自慰及同性恋,在各类属的哺乳动物身上都看得到,如老鼠、栗鼠、兔子、针鼹、松鼠、白鼬、马、牛、象、狗、狒狒、猴子、黑猩猩等等。

  然而,人类文化却把性行为预设成天赋本能,而且一定要以生殖为目的。因此,阴道性交才会被推崇为惟一的性行为模式。这种想法甚至忽略了女人在不育阶段时更高亢的性欲。其实,各种性交的方式皆如阴道性交一样,都是合乎人类基本的自然天赋。此外,自慰还比阴道性交更合乎自然习性,因为从观察自孤立状态中成长的黑猩猩得知,它们连阴道性交都不会,但是却懂得借自慰取乐,而且从出生之后便开始自慰。

  限制人类之间的生理接触与性关系,都是后天的人为结果。现今的解释是,将人类各种的性接触与性关系规范到异性恋的阴道性交之中,是为了增加人口成长率而作的考量。对弱势族群而言,高生殖率乃是富国强兵的先决要件。尤其在早年的犹太部落里,不孕症被视为横遭天谴的命运。事实上,从古到今,子嗣一直都是人类社会追求富强的主要资产。从强欺弱的观点来看,人口愈多的社会,愈能发动战争,征服弱小部落,以便扩张领地与势力范围。从个人的层次来看,子嗣可继承家业,更加巩固祖业的兴旺。此外,还能利用子嗣的劳动力去帮助父母犁田、狩猎、采集食物、照顾家畜家禽(在近代社会,子女还能进工厂做工)等等。

  在美国文化里,早已将追求人口极大化的欲念给制度化了,而且从这个奖励人口成长的制度来看,女人就首当其冲,成为推行此制度的理想目标。在美国文化中蕴含深层的生育偏见,将女人视为生育机器,例如对婚姻、母职、阴道性交等的颂赞,即为一例。可参看艾伦.派克与茱迪.山德罗卫兹(Ellen Peck and Judy Senderowitz)所著《生育偏见:母亲迷思与苹果派》(Pronatalism:The Myth of Mom and Apple Pie)一书。

  简言之,阴道性交被定义成惟一的性爱模式,而且是惟一合乎自然、健康、心理正常的生理接触,所以,女人应该在何时达到高潮的问题,也因此被决定了。

  三、弗洛伊德的女性性欲学说

  第三个理由是因为社会大众公认弗洛伊德对女性性欲所提出的学说是正确的,他对女性心理及心理健康的看法,早已被舆论所接纳。

  弗洛伊德首先提出阴道高潮学说。他认为阴蒂高潮是幼童时期的高潮,等到女人进入思春期与男人交往之后,就会把高潮转移至阴道。弗氏认为阴道高潮的功能相当于阴蒂高潮,但阴道高潮却比阴蒂高潮更成熟。弗氏还主张,一旦女人将内在的心理冲突通过心理分析加以处理,达到所谓“整合圆满的”女性化认同,便能获得成熟期的阴道高潮。因此,只能从阴蒂刺激获得高潮的女人,在弗氏眼中便是不成熟的女人,尚未解决性原欲的基本冲突。当然,就在弗氏为女人定下如是的女性性欲学说之后,他便立刻面临到在女人身上最严重的性冷淡问题。

  弗氏提出的这些学说,皆是基于错误的生理学知识。弗氏也承认他的生理学知识可能有误,因此,他日后的研究成果也可能会产生谬误。的确,在五十多年后的今天看来,他的学说诚然漏洞百出。无疑,弗氏在今天应该会接受本研究的发现,但他的后继者却始终不愿意或不肯接受。当今大多数的心理分析师以及所谓性学权威,在妇女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依然再三呼吁女人应该要从阴道性交中获得高潮。他们大声疾呼,建议女人只要有阴茎插入戳刺动作即可,毋须借助手指的刺激,再三强调“阴道的独尊地位”才是女人发挥“正常”性功能的先决要件。他们始终认为:从阴道性交而来的高潮才是女人真实的性反应,至于通过其他的方式的刺激而达成的高潮(如所谓的阴蒂主义),即是内在心理冲突的精神病症。

  在心理学界,亦不乏学者出面反驳弗氏提出的女性性欲学说。弗氏主张:女人应该在阴道性交中达到高潮,否则她们便是不成熟的女人,同时心理也有缺陷。她们难以达到阴道高潮的困难,被视为是本身性格结构的问题。也就是说,她们的自我整合出了问题。她们与内在潜意识的冲突与斗争,导致了焦虑与不安,因此,没有阴道高潮,只是诸多心理不快乐的一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