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太阳报:一小撮中国人给加拿大带来破坏

《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专栏作者麦克马丁(Pete McMartin),周四在题为《温哥华不会记住投资移民计划》(Investor-class Immigrant Program won't be missed in Vancouver)文章中赞扬和支持联邦撤销投资移民项目,称投资移民因炫富与本地社会格格不入而造成种族歧视、引发当地居民不满。

  文章还指出,“每个人都有着同样的不满,皆因这些(名贵)汽车、豪宅、教育,甚至专门针对富有移民的奢侈品商店。联邦政府上周决定撤掉投资移民类别时候,正是这种不满占上风

  《太阳报》麦克马丁评论原文:

  周二晚上我们沿着Oak街开车,去市中心吃饭。我妻子提醒我小心前面那辆车,似乎想要换线。

  这辆车的后车窗贴着N牌,显然是个新司机。这辆车是一辆奔驰,售价超过20万加币,而司机是个年轻的亚裔小伙子。

  说实话吧,看到这一幕我有一些小情绪——虽然我们总不太想承认。

  如果我说,在那一刻我没对这个司机代表的人群——或者是我想象中他所代表的人群——还有他的车技,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厌恶,那我确实就是在撒谎。

  对于这种这些被宠坏了的一小撮人,我讨厌他、嫉妒他,这里面有对亚洲崛起的嫉妒,有对这种显摆的讨厌,还有那种加拿大似乎被这些移民钻了空子、耍了一把所带来的耻辱感。

  当然,这个亚裔年轻人也可能是第N代加拿大华人,他的先祖曾在Barkerville的金矿埋头苦干。

  不过,我的经验和刻板印象告诉我,他不是这种人。亚裔年轻人开跑车在这个城市如此常见,已经尽人皆知。

  无论我对这个亚裔年轻人身份的猜测正确还是错误,我刚才所看到的这幕每天都在温哥华上演无数遍,而每个人都很厌恶他们。我们同样厌恶的,还有专门针对这些富豪移民所准备的的名车、豪宅、贵族教育,以及各种的奢侈品商店。

  联邦政府上个周决定废除投资移民类别的时候,我的这种厌恶感也占了上风。我愿意相信,联邦一刀切这类移民申请是因为有太多的海外百万富翁在加拿大不交税,或者交的税比他们的保姆还少。砍掉这些丑陋的百万富翁的申请,才是公正平等的体现。相比之下,那些可怜的住家保姆还显得更加正义!

  转念想想,这些百万富翁也没有违法,终究是联邦政府自己的规则有不足,才导致这一切的发生。

  当然,我相信投资移民项目确实应该被废除,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它的投资收益比太差。同其它国家相比,我们实在把自己的国籍低价出卖了。

  然而,钱并不是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这类移民给社会结构带来的破坏。

  当联邦政府决定引进一个财富阶层而非创造一个的时候,就犯了两个错误,从而把加拿大人按照财富和种族分开了:

  其一,政府从未想过投资移民背后的理念或者其带来的社会后果。你是真的想把这些人融入加拿大还是只为了快捷的金钱收效?他们会带着他们的钱来,还是带着他们的心来?答案都是否定的。他们即便来了,也并不真正地住在加拿大!

  其二,因为绝大部分这类移民都来自亚洲,而绝大部分亚洲移民都来自香港和大陆,投资移民项目直接就带来了大量的财富,而因此引发种族嫉妒等一系列的问题。

  这里且不谈投资移民的到来对经济的影响。事实上,从统计数字来说,这个影响不不大,而且我也不相信他们就是导致本地房价大涨的罪魁祸首。可是,他们的存在确实固化了加拿大人对种族的刻板印象,而且也影响了社会的整合。当然,加拿大的移民社区其实并不是自我封闭的。

  最后,我们还要讨论一下移民的目的:究竟应该是奉行“利他主义”,还是完全的经济至上?

  卑诗大学商学院教授苏美尔(Tsur Somerville)曾表示“投资移民项目不合理。我知道这是一种美国的理念,对追求自由的人们来者不拒,但这种理念并不适用于有钱人。”

  同时,苏美尔也不能理解这个移民项目为何并不符合加拿大的经济。他说:“如果要引进投资者,就应该让他们投入到国内经济无法投入的领域”。例如美国的EB-5投资移民项目,就是专门为低就业率地区创造工作机会而设。

  投资移民项目给人的感觉是:加拿大缺乏资金,或者资本市场运作不良,所以需要能够带来现金的人……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最终,联邦政府承认了投资移民项目是个错误,但并不是政府说的少交税之类的原因。它真正的错误在于,政府没能辨别好谁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投资者。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个错误,今天的加拿大人显得更穷了。( 作者:牧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