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在加拿大开店的日子》第六节:经营小店

在魁北克的便利店里,几乎所有的商品都是厂家直接送货到店,甚至许多都是摆放到位。这样不仅节省了店主的体力劳动,更重要的是店主不必再为损毁的和卖不出去的过期产品而发愁,厂家一概负责退换或加大折扣降价处理。

便利店又叫杂货店,而“杂”非常重要,店不一定大,但该有的东西一种也不能少,东西不全就会影响生意。所以除了双休日外,送货的每天都有,有时,一天还不止一家。销量比较大的商品都是厂家直接送货,像烟、酒、面包、牛奶、薯片、干果、糖果、冰淇淋等。还有一些饮料,水,罐装食品,猫狗粮,日用百货等等,是专门的送货公司送,这些就有量的要求,要订到一定的钱数才给送货。再小一点的像打火机,火柴,塑料袋,电话卡等就有中国人开车送来了,而且价格明显要比批发商店便宜的多。

这种厂家或公司直接送货的最大的好处除了节省体力外,就是过期的,损坏的商品可以退换。像酒厂和烟公司定期都会派人来检查其商品的摆放及是否过期。啤酒的保质期是六个月,包装上并不是像其他商品一样标明“最好在X月X日之前”消费之类的截止日期。而是以英文字母来代替月份。比如一月份出厂的标着A二月为B以此类推。那么七月你在超市或者便利店买到了A字头的酒便表明已经过期了。如果客人在店里,甚至是出了店门不小心打碎了酒,即使是整箱的酒也不要紧,商家一律管退管换,拿回来下次连同过期的酒退回给酒厂就行了。

香烟也如此,成条的烟的保质期和啤酒一样也是六个月。拆开后的成包的烟的保质期要少两个月,过期了凑成一条一条的让烟公司的代表用带有烟公司标记的胶带捆好退回去。

面包、薯片、及干果类的食品就更简单的,每周或数周专人送货,在送货,摆货的同时,把过期的就顺便带走了。

牛奶则要自己经常地检查日期,过期了想着拿下架来。其实像面包、牛奶类的食品,在购买之前客人也大多会仔细查看日期的,甚至日期接近的他都不会要。

总之,在加拿大,不论商店大小卖过期或劣质商品的并不多见。对于零售商来说,由于退货容易自己并不需要承担经济损失,加上顾忌店家的名誉,也就没有必要在这方面动脑筋了。

由于加拿大商品经济发展的历史较早,所以有关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规章制度也十分健全,从而也培养了大批的“难伺候”的消费者。仅以退货为例,在加拿大退货就像是家常便饭。在大型的购物中心,一进门便会设有一个退货口,并且经常是排着队,尤其是圣诞节后的几天,简直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因为节前人们收到了的大量的礼物,许多人并不是十分喜欢,便拿到商店去换钱。送礼的人也早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在送礼物时往往都会把买货的发票放在包装盒里。

退货也不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高级玩具买回家打开了不喜欢,退!一瓶红酒尝了一口味儿不对。退!更有甚者,买套西装参加完了婚礼,退!

在便利店里更经常发生的就是牛奶快喝完了告诉你变质了,面包忘吃了告诉你发霉了,黄色影碟看完了告诉你效果不好。由于我可以以同样简单理由退给厂家或公司,所以,如果是平时消费较好的客人,或是我心情好时,二话不说。退!否则损他/她几句。牛奶喝第一口觉得不好就别再喝了,回头再喝拉稀了。面包买的时候好好的,是不是你家太热了,没事儿通通风。光碟不清楚马上拿回来,现在来退谁知道你看没看过。好在老外听不出话中话,就是听出来了也不在意,给退就行,说了也白说。

更有甚者,有时,客人趁我和妻子不在的时候,找店员退货,说是某某时间,在我们店里买的某某商品,店员不知情就给退了,等我们回来一看,我们的店跟本就不卖此货。

在便利店里单项商品除了烟、酒、卖得多的就要算彩票了。好多店彩票的销售比例能占到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彩票属于替魁北克博彩局代卖从而利润不高,一般平均百分之六点五。刮票(一般是一张印制精美的彩纸,需刮开表面的涂层,露出里面的图案或字母来确认是否中奖)利润百分之八,个别品种百分之十。机票(机器里打印出来的每周或每日开奖的各种彩票)利润百分之六。刮票每周有人送来,机票只是弹指一挥间便可搞定。利润虽然不高,却省心省力也不占地方,另外,在吸引客人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很少有人专为买彩票

而来。即使开始是,渐渐地也会顺手买些别的东西。而博彩局对便利店代卖彩票也有一定的要求,就是每周要卖出至少一千元的彩票。否则博彩局会以付出的人工,机器得不偿失而取消你的代卖资格。由于魁北克以致全加拿大的彩民众多,失去了卖彩票的资格也就失去了相当多的客人,问题非同小可。

记得我的第一个小店就由于彩票卖得较少受到过警告:如果在一个月的时间彩票额上不去就取消资格,撤走机器。我们赶紧想办法。

首先“做组”。就是两块钱一注的彩票我们先垫钱买十块钱的,也就是五注。拷贝五张,我留原件。博彩局有现成的表格。客人出两块钱在表上签上名字写上电话,便可拿走一张拷贝。五人满一组,中奖大家平分,不中大家共损。两块钱买了五次机会,很多人乐此不疲。从开始时的一组、两组,到后来的八组、十组,我们的彩票销售业绩直线上升。

其次“赠送”。买满二十元的东西送一元钱或五角钱的刮票一张。既解决了刮票卖不动的危机,又拉动了其它商品的销售。可谓一举两得。从此,习惯成自然,彩票销售再无麻烦。

可惜,好景不长,在卖了店的两年后,听说原来小店的机器还是被博彩局的人撤走了,原因当然还是销售量不够。

说起彩票,我发现这里的人买彩票非常普遍。从来没有买过彩票的客人几乎没有。一周出现一个或几个百万或千万富翁,并且其照片频频出现在各个媒体上,大谈感想以及设计这笔钱的花销的确激励人,鼓舞人。而彩民,准彩民的思维方式也很奇特。比如说我所在的小城市,离我的店几百米远的一个店曾经中过两千四百万的大奖。从此小店名声大噪,买彩票的人更是趋之若鹜。按照中国人的想法,一个店两次中大奖的概率太低了,也该换换别的地方试试运气了。可这里的人偏不这么想。该店常年打个横幅,上书:本店曾中两千四百万元大奖。而其彩票的销售额也从此经年不衰。

许多便利店更是把史上曾经中过的上万、上千、乃至上百的小奖帖得到处都是,挂得满屋飘摇。

我的店也零零星星地有客人中过一万左右的奖金,有时客人会欣喜若狂地告诉你,有时你也会从收到的支票中得知有人中了奖,因为博彩局同样会拿出中奖金额的千分之一来奖励卖出中奖彩票的便利店业主。比如,你收到了博彩局100元钱的支票,便会得知有人中了一万元的奖,你不会知道是谁,但是支票上会注明是哪一种彩票或是刮票中的奖。

我们的店也曾有一位女士得过一种名为“藏字”游戏的刮票的最高奖两万元。抛开她的欣喜若狂不说,更多的人听到了消息就都来买这种刮票。要知道中大奖本身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运气,而在同一个店买同一种刮票中大奖的可能行又会有多少呢 ? 没有办法,入乡随俗,我们也拷贝了这张彩票(原件已被得奖者如获至宝地收藏在家庭博物馆里了)并帖在店的一个显眼的位置,上面写着:本店一位女士获得“藏字”刮票最高奖两万元。

从此,“藏字”刮票打入本店刮票销售排行榜第一名,并维持该名次长达数周。